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树苗”VS“种子”创新大赛的路径分野
时间: 2021-06-07

  1998年,清华大学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创业计划大赛,5个多月的时间里,收到了100多份参赛作品。

  就在前一年,麻省理工的创业计划竞赛结束后,从中诞生了70家“学生公司”,并在一份统计数据中指出:在这个高技术公司云集的地方,表现最优秀的50家公司中,有48%的创业者出自创业比赛,甚至在短短几年内就成长为营业额达到数十亿美元的“大公司”。

  一时间,风险投资者迅速涌入大学校园,去寻找未来的技术领袖,同时高校的创业计划竞赛,也成了美国经济的直接驱动力量之一。

  然而中国的创业大赛也悄然走过了21年的历史,逐渐从校园走向社会,以至于各种巧立名目的创业比赛。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的创业比赛到底走出了哪些优秀的创业项目,恐怕很多人会一脸茫然。

  同济大学教授郑惠强在2017年的两会提案中,将国内热度渐兴的创业比赛作为议题,切实指出了“双创”时代的三个“副作用”:

  1、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全国范围内的创业类竞赛多达49场,2016年前11个月就已经突破58场,平均个礼拜就有超过1场全国性的创业大赛鸣锣开赛。

  3、一些比赛过分强调形式和表演,忽略了对内容和技术的关注,舞台的布景酷炫无比,参赛者们个个西装革履、演技十足,形式往往盖过了项目本身。

  回头来看,郑惠强教授的提案可谓针针见血,只是两年时间过去后,国内大大小小的创业比赛数量只增不减,甚至直接将赛场变成了“秀场”。

  早几年的创业比赛中,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参赛选手上台后就说自己是第二个马云,“如果你错过了第一个马云,这次千万不要错过我”。对于如何成为第二个马云,往往会给到几个标志性的数字,比如A轮要融资1000万美元,B轮要融资10个亿美金,没准儿两年后就能直接登陆纳斯达克。

  近两年开始涌现出一些“海归项目”,团队里总要有几个老外背书,参赛者的路演功底也有所进步,不再张口闭口成为第二个马云、第二个比尔·盖茨,而是上演了一场场创业相关的脱口秀:在台上演出时潇洒自如,时不时丢几个包袱,煞有罗永浩老师的神韵,至于项目本身似乎并不重要。

  原因出在了哪?可能是项目方自身为了眼球效应,为原本严肃的创业比赛加入了太多娱乐化因素,也可能是这届创业者太幽默,总想用一些特殊的方式刷存在感。但归根结底,这不应该是创新比赛的常态。

  很多比赛像是一场答辩赛,给选手们固定的时长演示项目,台下坐着的名头高大上的投资界认识,希望以投资者们敏锐的洞察力,发掘所有参赛团队里的优秀项目,进而推动一些有价值的落地,完成创业比赛被赋予的使命。

  这样的赛制对创业者着实有着不小的吸引力,中国的创业者大多是“白手起家”,特别是一些缺少关系和门路的创业者,参加创业比赛不失为一个“找资源”的机会。一旦被某位投资者评委相中,很可能就是企业成长的新起点。

  现实却不尽如人意,国内不少创新比赛在赛制上就存在明显的漏洞,很多比赛的评委席里很少有懂技术、懂产品的“专业人士”,就像新东方针对托福和GRE考试开发出的应试技巧,选手们只需要学会应付评委们的常规路径,奖金似乎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以至于出现了很多“参赛专业户”,辗转于这样或那样的创业比赛,即便在多次获奖后还是继续参赛,因为拿奖金比创业要轻松的多。

  一些真正有想法的创业者,恐怕没有太多精力专注于比赛,自然不会像“参赛专业户”那般娴熟。然而很多比赛的主办方还背着项目落地的KPI压力,由此衍生出的一个特定现象就是:一些早已成熟的项目,会找两个“代理人”去参加比赛,然后成为大赛孵化落地的标杆,甚至出现了有国企、央企背景的项目,已经与“创业”二字无关。

  可以借鉴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汪潮涌的观点:“所有严肃的投资人都会告诉你,好企业是创出来的,不是选秀选出来的。”摆脱不了选秀式的赛制,中国的创业比赛永远都只是在雾里看花。

  二十年前提及“创新”的时候,硅谷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神话,近几年被提起最多的却可能是以色列。连股神巴菲特都说:“如果你到中东寻找石油,无需在以色列停留;但若你找的是人才、活力和智慧,那么以色列是唯一一站。”

  仅从数字上看,以色列为世界贡献了20%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人均拥有创新企业数量位居世界第一;在纳斯达克的上市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中国,超过欧洲所有企业的总和;科技产业贡献超过GDP的 90%, 享有 “中东硅谷”、“创业国度” 的美誉;以色列拥有超过6000家的科技创新企业,独角兽的名单可以写满几十页纸……

  现实中的以色列是个笼罩在危险中的国家,五次中东战争全部和以色列相关,即便到了今天,与以色列邻邦的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埃及、伊拉克,几乎都“乱成了一锅粥”。如果没有创业和创新,这样的国家似乎很难生存下去。

  于是乎,创新、创造力、冒险精神、理解市场规律,成了以色列创业者最基本的特征。

  比如曾在书中给电动汽车判了死刑,理由是电动汽车充电时间太长,谁愿意开车去充一两个小时的电再出发呢?以色列一家名为StoreDot的公司给出了纳米技术的解决方案,表示未来只需要充电5分钟,就能为汽车提供480公里的续航。

  如果是在国内,类似的解决方案在创新比赛上很大可能会被毙掉,一是台下的评委压根不理解技术原理,第一反应就是斥责参赛者在吹牛;二是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连比亚迪、宁德时代都搞不定的事情,一家创业公司哪里会有机会。

  看来中国的创新大赛,还需要思考如何不给创业者设限,尊重创业者的冒险精神。

  在这样或那样的创业大赛中,不乏想要从现有模式下突围的尝试,比如实地集团主办的SEED AWARD。

  有别于很多创新大赛的是,SEED AWARD的评委中没有所谓的投资人,也没有第三方基金或投资机构,取而代之的是“AlphaGo之父”哈萨比斯、U盘发明人Dov Moran、AI泰斗级人物Michael I.Jordan等12位专家组成的评审团,以及在硅谷、广州、伦敦等城市的多场“达人秀”。

  所有入围的选手,都有机会在舞台上演示自己的创意,或是一场PPT演讲,或是生动的现场演示,前提都是如何将自己的创意创造落地,去解决生活中的真实痛点,而非单单为了讨好现场的投资人。评委所扮演的角色也被改变,不再是投资人式的“过堂审问”,专家们会更侧重在自身经验的基础上,给创意提出可行的建议。

  让人想起了曾在加州闻名一时Homebrew Computer Club,“极客”们在轻松的氛围里展示自己的创意,少了些目的性和功利性,却诞生了像苹果这样伟大的公司。演示了第一台苹果电脑的乔布斯,正是在这里被隐匿在台下观众里的投资人相中的。

  但在今天,不带有功利性的创业几乎找寻不到,一些年轻人处于“一夜暴富”的心态,以上市圈钱或被收购作为创业的初衷,带着创业不久的项目到处参赛,无异于创业圈的“相亲行为”。如果创业者眼中只有商业利益,缺少了应有的“工匠精神”和社会责任,才是对资源最大的浪费,这也是中国创业者与以色列最大的差别。

  SEED AWARD让我眼前一亮的正是所采用的“种子机制”,以往的多数创新比赛都是选“树苗”的过程,设法找到茁壮的树苗,然后施肥成为参天大树,偏偏忽略了参赛选手们创业的初衷。两者的不同之处恰恰在于,选“树苗”是选项目的过程,选“种子”其实是在选人,把舞台交给有创意思维的人才。

  创业比赛在中国行进了21年,有理由相信,这些创新比赛还将继续下去,还将影响一批又一批更为年轻的创业者。

  或许也到了重新思考甚至改变方向的时候,创业比赛的价值不只在于鼓励年轻人去创新创业,而要在端正年轻人创业初心的同时,让他们能有公平成长的土壤。

  正如以色列开国总统哈伊姆·魏茨曼的一句名言:“只要给我们一碗水,一颗种子,这个民族就能生存。”相比于硅谷式的造富神话,我们欠缺的可能正是以色列的危机意识和种子精神。(一鸣)

  从三峡工程到乌东德工程再到白鹤滩工程,中国的水电技术经历了从“跟风”到“并跑”再到“领跑”的转变。中国水电从开发利用、技术创新、运行管理到效益发挥均实现了全方位的跨越。

  作为首位“40后”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也是新中国自主培养的科学家,赵忠贤的红色情缘在儿时就已种下。

  缺芯少魂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卡脖子”之痛。在省前瞻性产业技术创新专项支持下,江苏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院长徐科最近带领15家单位揭了一个大榜,“我们不是针对一两个技术点零打碎敲,而是瞄准第三代半导体芯片系统性目标,完成后将实现从跟跑向领跑转变,综合指标进入世界前三。”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近代物理所)党委书记赵红卫介绍,“十二五”期间,近代物理所一方面提出面向核物理前沿基础研究建设“强流重离子加速器装置”(简称HIAF);另一方面,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解决核能发展中遇到的核废料安全处置问题,建设“加速器驱动嬗变研究装置”(简称CiADS)。

  5月19日,甬江实验室(新材料浙江省实验室)在浙江省宁波市正式揭牌成立。记者了解到,甬江实验室将瞄准新材料开展前沿科学研究,突破关键核心技术,贯通材料创新全链条,引领产业高质量发展。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5月18日印发《广西加快推进国家储备林高质量发展十条措施》(以下简称《措施》),决定开展国家储备林重大项目建设,力争到2025年全区国家储备林贷款余额达到1000亿元,新建国家储备林1000万亩,并推动林业全产业链发展。

  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普遍应用,构筑了一个数字化的信息空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从社交、娱乐、购物到出行,人们越来越多地借助各种网络平台。这一变化在赋能数字产业、释放科技创新红利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不容忽视的挑战,短视频沉迷现象就是其中一种。应对数字化时代的挑战,需要提升数字素养,运用数字化时代的伦理智慧加以调适。

  伴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前沿技术的飞速发展,零售行业从制造、采购、销售到服务环节呈现数字化、智能化的特点。在供应链上、货仓里、柜台前、小程序内,一场关于智慧零售的变革正在进行……

  近日,我国首台自主知识产权碳离子治疗系统投入临床应用迎来“周岁”,兰州重离子加速器治癌也亮出了成绩单:300多名患者在甘肃武威重离子中心接受治疗,治疗结束的患者疗效显著,耐受性良好。

  近日,奥地利科学技术研究所(IST)领导的欧洲科学团队成功构建了空穴自旋量子位。在弱磁场环境下,该量子位可高速操作并保持较长时间,将来有望造出结合半导体和超导体的新型量子计算机。

  人们普遍认为,加拿大伯吉斯页岩遗址化石揭示了寒武纪生命突然暴发,然而最近的发现或推翻这一认知。在英国朴次茅斯大学的两名科学家的带领下,研究团队首次模拟了伯吉斯页岩保存完好的化石是如何被泥石流移动的。

  近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显示,来自英国剑桥医学研究理事会(MRC)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科学家带头,开发出新的人造细菌,可以完全抵抗病毒感染。

  从15年前担任该中心主任起,他便像一面旗帜,凝聚起一支跨地域、跨单位、跨学科的研究团队,让我国农业文化遗产研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如今,我国在该领域的一些理论、方法及机制研究已居国际领先地位,为世界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提供科学支撑。

  当日,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与大连市人民政府在黄海海域联合举办全国“放鱼日”主会场活动,放流三疣梭子蟹、褐牙鲆、许氏平鲉等重要经济物种150余万尾。全国“放鱼日”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动在各地同步举行,全国各地共举办增殖放流200余场,放流各类水生生物苗种近30亿尾。

  2021年“六五环境日”国家主场活动6月5日在青海西宁市举办。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在活动现场指出,“十四五”时期,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以降碳为重点战略方向、推动减污降碳协同增效、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实现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由量变到质变的关键时期。

  2020年度生态环境十大科技进展是由两院院士和联合体成员单位推荐,由15位院士专家组成评委会评议投票产生的。

  “药监局已批准了扩大临床的批件,我们正在申请紧急使用。”陈薇提到,团队正在研究“双非”疫苗,即非注射、非冷链疫苗。

  “最大程度上利用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根本出路。利用可再生能源分解水制绿氢,进而转化二氧化碳制液态阳光甲醇,完成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日前,国家版权局发布了《2020年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友情链接:
管道商务网www.chinapipe.net(始于2002年)是专注于管道行业的B2B电商服务平台包括管道,钢管,管材,不锈钢管,无缝钢管,管线,保温管拟在建工程项目,管道标准规程,非开挖工程等管道信息,为国内管道管材企业提供全面的管道行情资讯和管道电子商务服务。